“山西山西,山西姑娘,愛吃面來也愛家鄉……”2018年底,一首《山西姑娘》紅遍網絡,歌曲上傳當天瀏覽量破百萬;近日,藝術家馬小平先生演唱的山西原創歌曲《關公》在各大網絡平臺發布后迅速走紅;5月23日,山西省原創音樂促進會成立,其主辦的山西原創音樂網站也同步上線,為山西原創數字音樂提供上傳和下載通道……

  近年來,數字音樂的概念已悄然滲入我們的生活之中,數字音樂,顧名思義,是用數字格式存儲的,可以通過網絡來傳輸的音樂,數字音樂產業無論從規模還是影響力上,都獲得了很大的發展。在此同時,山西的原創數字音樂一路前行,勢頭正勁。

  數字音樂能量集聚依托網絡助力傳播

  早在2012年,山西本土著名說唱歌手田野的一首《一起鬧他》,讓“鬧他”成為CBA賽場上的熱門詞,也讓太原方言通過網絡為大眾知曉;2018年底出爐的“網紅歌”《山西姑娘》表面上是爆紅的現象級,內核卻是音樂人對山西的情懷;2019年,《一碗山西面》則用多種山西方言唱出了山西的面食文化,把黃土高原上熱騰騰的生活、火辣辣的深情演繹得淋漓盡致……“山西的原創數字音樂佳作頻出,并且基于互聯網傳播非常廣泛。就拿《山西姑娘》來說,這首歌的題材具有濃郁的地方特色,容易引起聽眾的共鳴;歌詞、旋律朗朗上口,在網絡上傳唱度高也就不足為奇了。”山西大學音樂學院副院長李巖峰表示。

  5月23日,山西首個原創音樂社會團體——山西省原創音樂促進會正式成立,其主辦的山西原創音樂網站也備受矚目。記者登錄該網站,首頁呈現“新歌榜”“歌詞榜”“藝人榜”等內容,《在太原》《說了不見》等山西原創歌曲播放量較高,此外,網站還為郁東、張恒、初心組合等山西本土音樂人提供了展示平臺。

  “山西原創音樂網以‘山西主題原創音樂’和‘山西籍音樂人’兩大核心搭建平臺,建設了原創歌曲庫網站、互聯網云平臺和推廣渠道,我們鼓勵音樂創作,收集優秀作品、開展多功能服務。”山西省原創音樂促進會會長聶云在接受采訪時介紹,山西原創音樂網作為山西本土數字音樂平臺,與抖音等國內300多家網絡媒體達成合作,并在QQ音樂等20多個專業音樂平臺上開設專號,推動本土原創音樂的數字化傳播。

  “音樂er”發力數字音樂引領產業發展

  在網絡中,音樂領域的專業人士被網友親切地稱呼為“音樂er”。近些年,山西涌現出一批音樂人才,他們不斷用實力與作品點亮自己,以互聯網平臺為軌道,自我孵化、自建流量,努力讓自己的歌聲“聲入人心”。

  閆澤歡是來自晉城的95后新生代唱作人,2019年他參加了優酷的《這!就是原創》網絡綜藝,獲得了全國亞軍和最具人氣獎。節目中,他與王嘉爾合唱原創歌曲《雨天》、與馮提莫合唱《過錯》,表現不俗,在QQ音樂等平臺榜單上名列前茅。閆澤歡告訴記者,8月3日他將在北京開辦個人演唱會,并計劃明年發布第一張個人專輯。“下一步我們計劃和網易、騰訊等進行全方位合作推廣。”閆澤歡說。

  此外,G.G張思源也是小有名氣的山西“音樂er”,他的作品《小可愛與小領帶》不斷刷新著抖音上原創音樂的最高使用記錄,2018年,他以一首溫暖甜蜜的原創說唱《給陌生的你聽》在酷狗音樂斬獲120萬熱評,登上酷狗TOP500榜單的前十。

  山西大學的大二學生王晶雖不是科班出身,但也在音樂之路上逐夢前行。他和朋友組建了自己的樂隊“北極星”,平時會通過網易云音樂上傳自己的原創作品。“我寫了一些歌,能得到大家的喜愛就是我創作的動力。”王晶說。他的作品《不安(DEMO)》從去年10月發布至今,已經有了上萬的播放量。

  近兩年,互聯網以風卷殘云之勢席卷了整個音樂產業,數字音樂產業的快速發展給音樂人帶來了巨大的機遇。據了解,4月11日,艾瑞咨詢發布了《2019年中國數字音樂產業研究報告》,報告顯示:2018年中國數字音樂市場規模為76.3億元,音樂的傳播和儲存形態已全面進入數字化時代,音樂在互聯網的助力下,有了更加寬廣的傳播渠道和更加快捷的傳播速度,同時也促使我國的音樂文化消費邁上新臺階。

  “版權+付費”良性發展任重道遠

  “我經常購買網絡數字專輯,是忠實‘霉粉’。”晉城小伙兒劉嘉欣居住在上海,他在網易云音樂購買過泰勒·斯威夫特的《1989》和《Reputation》,“買數字專輯也是為了支持喜歡的歌手。但比起網易云音樂,我更喜歡用Apple Music。”劉嘉欣坦言:“Apple Music價格便宜,會員制更方便,不用單獨購買某張專輯。”

  像劉嘉欣這樣愿意付費聽歌的人并不是少數,來自朔州的90后音樂愛好者李新在蝦米音樂、QQ音樂和網易云音樂均購買了會員。“很多歌曲的版權分布在不同的平臺,付費會員可以享受到下載無損音質的權限。”李新說。但也有不少網友對于付費聽音樂接受度不高。“隨便到網站上在線聽歌就可以了,等一段時間都會有免費資源可以聽。”網友@糊糊涂涂表示。

  “除了要加快完善數字音樂版權的立法工作外,國民的版權意識和付費意識也有待提高。”李巖峰直言,“互聯網帶來了海量的信息和內容,讓用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便利。但聽眾習慣了‘免費’,其實應該意識到文化消費也是一種消費。”艾瑞的數據顯示,2018年,中國音樂版權市場規模達到188.3億元,其中大部分來自個人消費者。一方面,資本不斷加持音樂市場;另一方面,音樂平臺在大量充實曲庫的同時也在不斷購買正版版權。雖然我國數字音樂產業發展風頭正盛,但在線音樂服務用戶付費率尚處于較低水平。

  “從黑膠到卡帶,從CD到數字音樂,音樂載體形式隨著技術發展不斷地發生改變。”自媒體音樂人白青表示,數字音樂產業良性發展任重而道遠。提到山西數字音樂未來的發展路線,聶云直言:“我們應該去不斷學習數字音樂的一些操作模式,結合一切能結合的資源,用最大力度推廣山西本土音樂前行,打造一條山西通往世界的音樂之路。”

  記者 崔玲玲 實習生 張軼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