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秀芳(左一)正在進行調解。 王維寧 攝郭秀芳(左一)正在進行調解。 王維寧 攝

  作者 李庭耀 王維寧

  “有事沒事找老郭”是山西省長治市長子縣常張鄉杜家莊村村民之間流傳著的一句話。村民口中的“老郭”就是郭秀芳,今年72歲,退休后,他主動挑起村里調解矛盾糾紛的擔子,12年間,已調解矛盾500余件,杜家莊村也從當地有名的“亂村”變身鄉里的“平安村”。

  郭秀芳曾在長子縣史志辦工作,2007年退休后,他回到杜家莊村,卻不想在家頤養天年,“我覺得應該發揮自己的余熱,為村里、為群眾辦點實事,退休生活才更有意義”。

郭秀芳(左三)在村民家中進行調解。 王維寧 攝郭秀芳(左三)在村民家中進行調解。 王維寧 攝

  當年,杜家莊村是常張鄉出了名的“亂村”,村民與村民之間、村民與村干部之間時有矛盾發生。當時的村干部大都比較年輕,郭秀芳便主動為村務工作出謀劃策,還挑起了村里調解矛盾糾紛的擔子。

  村民間發生矛盾糾紛,郭秀芳就主動前往化解。2012年,長子縣創新社會管理模式,每個村都成立了民事管理委員會,郭秀芳被選舉為民事主任,即“網格長”。為了更好地做好調解工作,他主動學習,將《民法通則》《民事訴訟法》《土地管理法》等與農村關聯較緊的法律諳熟于心,后來還加入中國法學會,時常就與農村相關的法律知識與其他會員探討。

  郭秀芳告訴記者,長期的矛盾調解工作中,他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方法。首先,要有一顆為人民服務、為群眾分憂解難的心,無論遇到什么情況,都要平易近人、態度和藹。其次,是要對村情、鄉情有充分了解,當村民反饋問題,馬上能對事件相關背景情況有大致了解。

  郭秀芳發現,農村商量解決問題,一般只達成口頭協議,不形成書面協議,從而經常會有一方事后反悔不承認,另一方束手無策的情況發生。因此,在調解達成口頭協議時,郭秀芳會要求雙方簽寫書面協議。為此,他還自學了《合同法》。

郭秀芳正在伏案工作。 王維寧 攝郭秀芳正在伏案工作。 王維寧 攝

  矛盾調解前,郭秀芳總是先對調解對象做足功課,做好各種情況的預案,隨后會分別登門了解情況,耐心聽取雙方對矛盾的講述和訴求。認真梳理情況,找到矛盾突破點后,他再分別上門進行調解,提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條件。最后,才促使雙方坐在一起商談,達成協議。協議達成一周后,郭秀芳還會登門回訪查看協議履行情況。正是因為調解工作認真細致,他的矛盾調解滿意度在長子縣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2013年冬天,杜家莊村就讀于縣城一所學校的冀某被4名學生打傷,住院治療花費4000多元,因4名學生家在不同鄉鎮,此事久久得不到解決,冀某的家長在村里集結10多人想去說理。郭秀芳聞訊后當即勸解回來,并將此事攬下。當時正值數九寒天,66歲的郭秀芳騎著自行車多次前往十幾公里外的縣城學校、肇事學生家住的村莊進行調解,每天要騎行幾十公里,路上有冰雪,他還摔倒幾次。他的真誠努力,最終感動了學校領導和肇事學生家長,冀某如愿得到了醫療費補償。

  如今,杜家莊村已成為鄉里的“平安村”,村民們有大事小事都會請郭秀芳幫忙,甚至經常村民有事情沒找到他,他就已經找上門。自2012年以來,郭秀芳連續7年被長子縣政法委授予“優秀民事主任”稱號;2015年,他被長治市政法委授予“百佳網格長”稱號;今年,山西省政法委在全省開展“尋找最美網格員”網絡投票活動,郭秀芳以307966票位居全省第二。

  已經72歲的郭秀芳比退休前還要忙,他說:“我的付出得到了群眾的認可,村民也比較信服我說的話,這就激勵我不得不繼續干下去。如果讓我回答哪一天要休息,那就是我真正干不動的那一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