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為云岡石窟第3窟三尊像。圖為云岡石窟第3窟三尊像。

  6月24日,記者從云岡石窟研究院獲悉,工作人員近日在云岡石窟第3窟危巖體加固施工中,在窟后室三尊像與窟頂間的石壁上發現了字數不等、大小不一,內容各異、時代不明的多處銘刻。

▲銘刻文字“衛”▲銘刻文字“衛”

  第3窟是云岡石窟規模最大的洞窟,形制特殊。開窟斬山東西長約50米,距地面高約27米。洞窟前室凸出主立壁,內部一分為二,互不相通,各有一門兩窗,彼此對稱,頂部東、西各矗立一座三層塔,雙塔之間的中央位置有一方形窟室,主像為彌勒菩薩。方形窟室與雙塔間主壁面有兩孔明窗與后室相通。明窗上方有12個長方形梁孔橫成一排,梁孔向內深入轉折向上垂直通頂。洞窟后室空間廣大,平面呈“凹”字形,東西寬約43米,左右有南北向耳洞縱深約15米,地面殘留大面積取石痕跡。中部凸出巖柱西側有一佛二菩薩造像,題材為西方三圣(阿彌陀佛、觀世音菩薩、大勢至菩薩)造像組合,學界普遍認為三尊像是初唐時期作品。后室柱體西側的一佛二菩薩三尊像,是具唐代風格的造像,主像高10米。

▲銘刻文字“李”▲銘刻文字“李”

  據了解,新發現的銘刻處于上層空間,處在三尊像上方凹凸不平的取石后的自然斷面上,除非施工時有腳架可至,否則是難以到達的,可以排除游客無聊所為,也非官方敕令,應是匠人們對自己辛勞付出的一種印記。其中兩處字跡下方有再次剔平石面的鑿痕,“川州張德”銘刻(高30厘米、寬7厘米)“德”字下方鑿孔打破了字跡,而這個孔內懸掛的鐵鉤下方,正是主像造型的中線位置,因此可判斷這處銘刻時間早于三尊像開鑿時間;西側有繁體“衛”字(方約17厘米),旁邊“亻”形痕跡,似為“衛”字初刻而后棄;再西,有銘刻分為兩列,是字數最多的一處,內容為“寺僧法義供/弟子馬仁伈?僧”(高50厘米、寬30厘米,每字方約10厘米);再西,有銘刻“杜虎”(每字方約10厘米);再西,有“宋文信”銘刻(每字高約8厘米、寬約6厘米);在三尊像西側豎向斷壁上,有“李”字銘刻(方約21厘米)。

  該院相關負責人表示,從位置和字跡情況看,上述六處銘刻中的地名、人名,應為歷史上某階段石窟開鑿或修繕后工匠留刻。這對缺乏史料記載的云岡石窟來說是一大驚喜,對研究石窟開鑿和歷史活動大有益處,其學術價值有待進一步研究。(記者 趙志成 通訊員 馬靜波 李常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