煤炭燃燒后產生的爐渣幾乎毫無價值,不過,在山西太原79歲老人葛原生的手中,爐渣卻能變成一件件造型各異、美輪美奐的琉璃藝術品。經過近5年的研究,葛原生制作的爐渣琉璃藝術品已初見成效。

  葛原生是蘇氏琉璃的第七代傳承人。蘇氏琉璃始于明朝末年,鼎盛于清代,當時在北京、南京、山西等地的建筑物上隨處可見。1979年,葛原生拜蘇氏琉璃第六代傳人蘇杰為師,成為蘇家琉璃唯一外姓入門嫡傳弟子。

  做了40年琉璃的葛原生喜歡琢磨。2015年的一天,他在路邊看到幾塊拳頭大小的爐渣,盯住一看,玲瓏剔透,猶如奇石。“可惜是塊爐渣,要是一塊石頭就好了。”葛原生心里想。

  爐渣“丑”“露”“透”的造型,激發了葛原生的藝術靈感。“爐渣本質上和琉璃是一種原料,不僅含鋁、含硅,有大量的鐵和沒有燒干凈的煤,還有其他好多微量元素,說不定也能制釉變成琉璃。”

  然而,工藝創新可不是說變就變,為了給爐渣披上“琉璃衣”,葛原生探索了近5年時間。2019年初,葛原生終于將爐渣變成了一個個五顏六色的琉璃工藝品。

  葛原生介紹說,現在環保要求越來越高,爐渣也不好找了,他和老伴到遠郊區縣撿拾爐渣,兩年時間已經撿了近一噸。葛原生用這些撿來的爐渣生產出了近200件琉璃工藝品,形成綠樹、彩環、珊瑚、假山、筆架等5個系列。

  “爐渣制作的琉璃作品還在不斷開發中。”葛原生說,他準備把撿來的一噸爐渣全部變成琉璃制品,也算為綠色環保出一份力。 (記者魏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