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前,由中央宣傳部、中央文明辦、全國總工會、共青團中央、全國婦聯、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組織評選的第七屆全國道德模范評選確定了303名全國道德模范候選人,6月25日起在中央主要媒體和重點網站進行集中公示宣傳。同煤集團員工葛向棟入選誠實守信道德模范候選人名單。

  6月30日,面對山西晚報記者的鏡頭,52歲的葛向棟有些緊張。如果脫去那件印有“同煤集團”的工裝,這個7年間拿出14萬元獎勵了218名貧困學生的普通礦工,看上去更像一個“路人甲”。就是這樣一個“路人甲”,為了完成父親“捐資助學、愛鄉興教”的遺愿,甘受清貧,承諾10年內出資20萬元資助貧困學子,每年拿出2萬元主動送到學校,以“凡人善舉”鼓舞了莘莘學子,在當地譜寫了一段誠實守信的佳話。

  “別讓學習好的孩子上不起學”
  故事要從葛向棟的父親葛義說起。

  1958年,大同市新榮區破魯鄉八墩村的村干部找到了初中文化水平的葛義,告訴他村學校的先生生病了,正缺老師,讓他去頂幾天。他答應試一試,這一試就是43年。

  在43年中,葛義看到了太多優秀的農村孩子因為貧困被迫離開學校,這成了這名普通鄉村教師心中永遠的痛。在葛向棟的記憶里,吃不飽肚子的時候太多了。

  2001年,葛義走下三尺講臺退休回家,“說是退休但還是經常義務回校代課,那時候開始要求老師普通話授課,父親不會說普通話,但他不甘心,就拉著把破胡弦兒給孩子們上音樂課。直到2010年被診斷出食道癌,老爺子才算真正休息了。”

  2011年12月8日,葛義去世。時隔八年,葛向棟仍舊清晰記得父親彌留之際反復叮嚀的那句話——“別讓學習好的孩子上不起學!”也是這句話,成了葛向棟多年的選擇和堅持。

  “成為葛老師那樣的好老師”
  2012年春節,一家老小歡聚一堂,葛向棟帶著自己尋思了一年的想法,和老母親以及幾個兄弟坐在一起。最后大家決定由他牽頭,全家每年拿出2萬元,作為獎學金鼓勵學習好的孩子。“老太太第一個拿出了3000元存款,要知道我父親去世后,她是沒有收入的。”葛向棟說。

  2013年5月9日,葛向棟和老母親帶著兩萬元第一次重返父親生前供職的學校——青澤學校,設立“葛老師獎學金”,25名品學兼優的學生分別獲得優秀獎、進步獎、勵志獎。最高一千元的獎學金,對于農村的孩子來說不是一個小數字。

  回憶起第一次獲得葛老師獎學金的經歷,學生郝彩云說:“拿到獎金后,我知道這不僅僅是一筆錢,更是一份鼓勵。”連續獲得三年“葛老師獎學金”后,郝彩云以663分的中考成績考上大同一中。“高考時選擇師范類院校,以后成為葛老師那樣的好老師。”郝彩云說。

  “這是我們家的家風,得傳下去”
  對葛向棟來說,完成父親的遺愿,鼓勵農村孩子用知識改變命運,是他這七年來不變的堅守。

  2015年前后煤炭行業形勢低迷,在同煤集團供職的葛向棟陷入前所未有的艱難困境:兒子剛工作,女兒上高三,生活費、資料費、補課費……處處讓全家捉襟見肘。為了多賺些錢,葛向棟下班后還要再去洗車場打工,妻子武金梅也去火鍋店打工。那年五一節后,武金梅還和剛工作的大侄子借了500元給孩子們湊獎學金。

  2016年,葛向棟的女兒以優異成績考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物理專業。上大學后,女兒一直在外做兼職,她希望分擔父母的重擔。

  最困難的時候是否想過要放棄?葛向棟毫不猶豫地回答:“沒有!我母親從不羨慕誰家有錢,但誰家的孩子考上好學校都會嘮叨好幾天。這7年來,我的四個兄弟也都在獎學金的籌集上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,這就是我們家的家風,得傳下去。”

  很多獲得獎學金的學生和家長都想登門拜訪,表示感謝,但是老葛謝絕了,“當時沒有以我父親的名字命名獎學金,就是不想孩子把注意力集中在我們家身上,孩子們應該記住的是葛老師對孩子們的鼓勵,對知識的尊重。” 

  山西晚報記者 郭斌 通訊員 吳玲